? 她的笑微甜-第29章:玉走金飞 一天能领几个支付宝红包
首页 她的笑微甜 第29章:玉走金飞

她的笑微甜

果然很妖娆着

  • [免费一天能领几个支付宝红包]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99

    连载(字)

1499位书友共同开启《她的笑微甜》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玉走金飞

她的笑微甜 果然很妖娆 1499 2019-09-02

唐心若,古尧,和安安,一家三口,就这样销声匿迹的隐居在了这里。

她呆滞的表情足以说明容析元说的话成真了,真的只用一句话就能把她震撼到,看来,她今天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都不能做。

许炎其实可以尝试着表白心迹,但他却没有这么做。与生俱来的骄傲,不允许他在明知道尤歌爱上了容析元的时候还能说出表白的话。

可这些,尤歌一样都没做,她竟然来到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记忆中,好些年都没来过了,这栋房子都有点陈旧,但看上去还是有人在住。

至于生宝宝的问题,只是尤歌喜欢小孩子,听小姨说过假如女的跟男人睡觉就会有宝宝……而这种说法是很多“家长”会提及的,却因为孩子小,不去解释为什么,就这样含糊其辞地说,模糊而隐晦的概念,孩子不会懂得那究竟是怎样一种经历,甚至不知道生宝宝的年龄不可以太小。

她的动作很自然,仿佛本能,她不知道这样抱着一个成年男人是意味着什么。

平静的生活才一年多就被打破了,每个人都始料未及,这种未知的恐惧才最可怕。

这样笑里藏针的说话,夹枪带棒的,如果换做是别人,只怕此刻就是要愤然离席了,可苏慕冉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号称女金刚,不是云珊几句话就气跑的。如果她气跑了,云珊会更得意,所以,苏慕冉不跑,她知道自己始终是要面对的。

“苏慕冉,你什么意思?”云珊冷着脸,像是按捺不住要发火了。

翎姐睡着之后,容析元和尤歌下楼了,回到围墙里的屋子休息。

唐虞梅是个头脑精明的女人,年龄和皱纹并不能摧毁她的信心,她在豪门中长大,在豪门中挣扎立足,意识早就锻炼得刀枪不入了,即使身在警局,也丝毫不见她有慌张的样子。

沈兆虽然只跟了容析元三年,但对于自己这个主子,沈兆还是忠心耿耿的。三年来对容析元的观察和了解,即使不能猜透,可多多少少也能琢磨几分的。

苏慕冉骨子里也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许炎越难拿下,她越是要去挑战。

许炎能查到的线索,容析元当然也能查到,巧的是这时间还都很相近。就在这晚半夜,容析元收到消息,没有丝毫耽搁,马上派人前往澳门。

“咦?”尤歌不由得感到奇怪,佟槿刚还说今晚不会出去了,可这怎么又跑了?并且还一脸焦急,像是有什么急事发生吗?

是沈兆!

容析元暗笑,他能看穿尤歌这强硬的态度下那颗柔软得心,她如果真狠心,现在怎么还会任由他靠在她怀里?

容析元将车停下,这才一脸凝重地望着后座上的小身影。她已经睡着了,这心该有多大才能在一个认识不到半天的人的车里入睡?或许因为她不会像成年人那么思考,所以她对他,不曾设防。

“不……我不要喝香蕉牛奶,我以后都不想再喝……”

而他说的话,够毒的,简直能将她们气得吐血!

尤歌在海滩上散步,碧绿的海水泛起温柔的浪花,打湿了她的双脚,微凉的感觉从脚底窜上背脊,正好抵消了太阳的炎热,让整个人都凉爽许多。

歹徒的武器装备精良,冲着押运车砰砰砰几枪就轰开了车门,精钢链条哗啦一声将密码箱都串起来,一共六个箱子,每人三个,就这样,简单粗暴而又迅猛地完成了抢劫!但这样还不够,在歹徒的摩托车经过容析元的座驾时,两人又同时向车子后座的玻璃连续开了几枪!

“……警察?”许炎脸都绿了,他只是想出一份力,只是为了清除隐患,好让尤歌不会再有危险,可容析元比他想

容析元拔掉了手背上的管子,刚一下地就瘫倒了,摔在chuang上,眼冒金星。

他现在太虚弱了,一年多的时间里全靠营养剂支撑着生命,四肢那么久没动过,突然一下子要走路,事实告诉他……不行。

两条腿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不听使唤,僵硬而又脆弱,这让他有种愤怒的挫败感。

容析元被唐虞梅戳中了最痛的伤口……他当然知道尤歌和许炎住在加州的房子里,可这又怎样?既然尤歌能在他成为植物人时还留在身边照顾他,他为什么不可以原谅过去所有的一切,让彼此重新开始?

唐虞梅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尤歌,然后冲着容析元笑笑,很有点讳莫如深的意味,紧接着,她举起了枪,表情变得狰狞……

“我给你揉揉或许能快些缓解疼痛。”

在目前的处境下,尤歌如果不原谅容析元,如果还要将他拒之门外,那等于就是在将他往翎姐那边推了。或许原本容析元只是对翎姐有着一份感恩的心,但假如尤歌非要跟他决裂,他空白的情感很可能在混乱中寻找一个栖息地,这样会便宜了谁?

黄总经理是负责任之一,但最终拍板最决定的还是泰华酒店的老总罗永昌。

天知道这样的忍耐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控制住?尤歌内心的挣扎到了极点,可她很清楚,假如容析元真的成心瞒着什么,她即使问了也白问,他不想说的话,谁都无法逼他。

不仅是今晚而已,尤歌每天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容析元那双法眼,每天都有人向他汇报尤歌做了什么,见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今晚她被抓紧警局,容析元当然也知道了,保镖没在警察面前露脸,但也在第一时间通知容析元,他才能及时派去律师,甚至比霍律师还先到。

...家有两宝,每天被这两个宝贝围绕着,看着两张一模一样的天使笑容,宝贝们憨态可掬的各种动作表情,每天都有新鲜的笑料,这个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幸福的一家四口,旁人只有羡慕的份儿了。

璇宝贝摇摇头,呆萌的小眼神太招人疼了。

“璇宝贝,好多天不见了,有没有想我啊?”

她眼里的歉疚,让他越发感到不适,他还是喜欢看她的眼睛笑成月牙的样子。

“还有卤蛋?嗯……不错……”

这种场合,光是服装还不够,必须有适当的搭配,有必不可少的饰物。

郑皓月被调走的事,很快在公司里传开,除了震惊,也有人为她感到不平,以前与她关系密切的人,现在虽然也觉得这事很蹊跷,可没人敢质问容析元,他才是决策人,连郑皓月这样的老臣子都说走就走,其他的人更不敢造次,一个个都绷紧了神经,生怕自己也会莫名其妙遭到发配。

翎姐还令人安了两条长椅在那棵大榕树下,她喜欢坐在这里静静地喝茶,休憩。

的就是为了能在容析元身边,为了能经常看到他,可是,他现在却不来了,这一日三秋的滋味太难受。

对她来说,屋子里是否足够豪华,这不重要。她也从来不会重视物质的好坏,她只有用那颗纯纯的心在等待着容析元的出现。所以她选择了在车库旁边的佣人房住着,只要容析元一回来,她可以第一时间听到车子响声,看到他的身影。

“我没眼花吧,那个是容析元吗?”

会议上都是公司高管,秘书还是从前那位跟着容析元的,现在对尤歌也同样的尊重,一到两点钟,秘书已经将会议所需的准备工作做好。

翎姐温婉的笑容就是开胃菜:“析元快来,都是你喜欢吃的。”

容析元喝完一碗汤,夹了几口菜,当看到大米饭时,容析元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翎姐体察入微,注意到了容析元的这个神情变化,不由得关切地问:“怎么啦?”

尤歌的眼睛在打量着翎姐,翎姐也在看她。两个女人目光交汇着许多复杂难明的讯息,只有女人才会懂。

“啧啧……你这一身的名牌,跟上次看到的又不同了,你是土豪么?”尤歌调皮地吐吐舌头,表示很惊讶。

果然,尤歌紧张了:“你说的话什么意思?”

但容析元没有激动,他太过平淡,仅仅只是眉头一掀,神情如常,任由尤歌抱着,不推开,也不抱紧。

容析元现在还有什么遗憾的吗?想来想去,尤歌只想到了一个人……唐虞梅。

这叫什么,默契?

“其实我有名字的……”

但主角呢?不仅是尤歌想不通,其实在场的宾客也同样的很意外,为什么这么突然就传来容析元与郑皓月订婚的消息?之前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有,他们看到的只是容析元和宝瑞前任董事长尤歌的绯闻,但怎么现在订婚的却是郑皓月?

“抓住她!”一声凶狠的暴喝,角落里窜出来两个彪形大汉一把抓住了尤歌!

其实即使他不这么说,尤歌也喊不出来了,她正在用全身的力气对抗着头痛。

天啊,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