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笑微甜-第112章:保国安民 一天能领几个支付宝红包
首页 她的笑微甜 第112章:保国安民

她的笑微甜

果然很妖娆着

  • [免费一天能领几个支付宝红包]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99

    连载(字)

1499位书友共同开启《她的笑微甜》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2章:保国安民

她的笑微甜 果然很妖娆 1499 2019-09-02

唐毅听了默然不语,他自己有所感悟。唐毅有一种直觉,这李建山背后的势力不会太小。

无尽的元力向唐毅的身体涌来,唐毅再也不敢肆无忌惮地吸收这些元力。因为他知道,只需要再吸收片刻,便可以将他撑暴。

“不可以吗?”雷法淡淡的反问道,“不过,你信不信也不重要了,反正你也不可能看到那一天的到来了,但你也不必着急,干掉你之后,就是我彻底掀桌子的时候。”

换鞋上楼,夏以沫回了房间,门在龙尧宸的注视下关了起来……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可是,龙尧宸却有种感觉,什么东西丢掉了……

莫忻然看向他,心里又在快速的合计着冷冽的心思……送去庄园,意思是她的禁足取消了吗?

曾月静静的坐在车里,她在等,等一个电话!

诚意你妹!

落然离殇的话顿时引起帮派频道的一阵恶寒,可是……纪小暖却喜欢上了这个在“龙啸天下”里,杀戮值永远也是第一的帮派。

龙尧宸侧倪了眼夏以沫,看着她一脸紧张的急忙撇过脸,嘴角若有似无的笑了笑,淡漠的说道:“我还有事!”

龙尧宸下了车后打开后座拎了刑越送来的包打开,他淡漠的将一件御寒服扔给夏以沫,缓缓说道:“穿上,如果不想被冻死!”

“……”苏沐风先是沉默了下,方才问道,“宸少是不是在t市?”

夏以沫苦涩的笑了下,没有说话,此刻的她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龙天霖是刻意还是无意的出现在她面前了,她的脑子里只有龙尧宸那冷绝的话,她不能失去乐乐!

龙尧宸轻倪了眼已经收回眸光,低垂着看着手里的粥的夏以沫,冷漠的说道:“她手里拿着你塞给她的粥,怎么拿手机?”

狂热霸道瞬间占据了夏以沫,她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席卷了个遍,试图挣扎,可是,龙尧宸好似看出她的意图,先她一步的双指擒住了她的面颊,微微用了力,夏以沫吃痛的忘记了反抗,牙齿轻磕间,一股血腥的气息在缠绕的唇舌间就蔓延开来……就和记忆中每次龙尧宸霸道的吻她一样!

“换身衣服吧!”龙尧宸淡漠的说完,就在夏以沫微愕之际,他出了卧室,不多会儿,手里就拿了一套衣服,从里到外都有,甚至,还有鞋袜。

龙尧宸咬牙撇过脸,他此刻害怕极了夏以沫死灰般的样子,他一面告诉自己,那是自己的责任,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事情发展成这样,他却没有办法接受?

说着,她就要走。

龙尧宸薄唇翕动了下,眸光变的深邃:“演奏团那边给你请了假,这几天你就在家里。”

龙尧宸淡漠的转头,鹰眸轻轻落在sam的身上,只是一眼,sam就觉得好像被电击了一样,他暗暗的吞咽了下,疑惑的问道:“你是……emperor?”

*

苏浩微微皱眉,对于龙尧宸的决定有些不明白,但是,转念,他又想到今天sam会来a市给夏以沫治疗嗓子,仿佛瞬间了然:“我明白。”

苏沐风叼了颗鱼蛋到嘴里咀嚼,一脸满足的说道:“很久了,从中午到这会儿了……有些事情耽误了时间,为了赶wing的演奏会,来不及吃晚饭!”

我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夏以沫咬了咬牙,想着横竖都是一死,索性豁出去的说道:“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可是,被苏沐风拉出去我也不想的,后来,后来……”

夏以沫没有动作,只是微微仰头看着龙尧宸,他身上弥漫出来的熟悉气息透着不该出现的酸味……夏以沫微微蹙了眉,对于她感觉的气息的味道暗自自嘲的嗤笑了下,开什么国际玩笑,她一定是受打击到脑子坏掉了。

“宸少,”龙天霖很是不满的看着龙尧宸,“你吓到小泡沫了!”话语微转,龙天霖好似不明白似的又问道,“咦,你干什么追小泡沫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哦,对了,你早上不是说要去陪若曦的吗?”

龙天霖也不介意龙尧宸冰冷的话音,依旧笑笑,他微微耸肩的同时起身,更加肆无忌惮的拥住了夏以沫的肩膀,撇嘴说道:“我才没有那个闲工夫呢!我这里视察完了,我送小泡沫回家,宸少就自便吧!”

夏以沫好似找到了定心丸一样,她急忙打开手机,手指有些微微颤抖的拨出了龙天霖的手机,害怕而紧张的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打电话也是无法开口说话的。

龙尧宸轻笑了下,转头看着前方,缓缓说道:“因为她向我告白过……她喜欢的人是我!”

夏以沫的声音艰难的溢出干涩的喉咙,她好想晕过去,也许晕了,她就可以忽略身上的疼痛了,可是,她这会儿却是怎么也晕不过去!

他不想探究她为什么排斥若曦,更加不想知道,这个女人她以为她是谁?竟然让他将若曦收起来?

夏以沫就在秦枫欲将山狐在往前送,劫匪甲一瞬间的走神的时候,飞起一脚踢向了他拿引爆器的手,就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夏以沫瞪大了眼睛,顾不得劫匪甲不知道从哪里掏出的匕首,猛然跃起,就去抓引爆器……

他……为什么要这样说?

她的反问成功的引起屋子里所有人的注意,尤其是夏以沫,在听到“乐乐出事”的时候,瞬间心脏就拧了起来。

“天霖?”凌微笑也皱了眉。

“在m国投资的商厦预计能提前一个月竣工……”

苏沐风看看左右,“你来过这里?”

经过一夜,整个城市披上了一层白衣,银装素裹的世界到处透着冰冷的气息,让整个城市都笼罩了一层孤寂。

夏以沫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要如何应对这个问题……

“去吧!”苏沐风打断了夏以沫的话,轻轻推搡了她一下。

`莫忻然看着前面犹如古堡一般的别墅,再看看整个山头,一股凉意顷刻间从脚底慢慢的,慢慢的蔓延……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被沉浸在空气中的血腥气息而凝固住了血液。

手里的玉鉴越握越紧,莫忻然紧紧的抿着唇,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晚的记忆……

`照片,两个雪人!

龙尧宸好似有些尴尬,但是,随即被他淡漠沉戾的样子掩盖,他走了上前,有些粗鲁的给夏以沫将帽子和围巾戴上后,就拉着她往外走……可是,没有走几步,掌心里握着的微凉的小手仿佛提醒了他什么,他看了眼夏以沫后,松开她又去了衣帽间翻找……

夏以沫疑惑的看着衣帽间的方向,不知道龙尧宸到底要干什么,当听到里面懊恼的声音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的走了上前……当人站在衣帽间门口,入目的一片狼藉,夏以沫目瞪口呆的扫视了一圈儿,最后视线落到了龙尧宸的身上。

龙尧宸冷着脸,没好气的问道:“手套呢?”

夏以沫皱眉,机械性的指了指用来换衣服的长椅下的抽屉,龙尧宸看了眼那里,脸色有些不好,他翻找了半天,到处都找了,就是没有找那里。

带头的男孩儿一把将发霉的面包扔在脏兮兮的地上,还不忘踩上几脚……才悻悻的离开。

莫忻然紧紧的咬了牙,她攥着手上前,一步一步的,腿就像灌了铅一样……一直在付兰芝的面前停下,看着她哭的泪迹斑斑的脸,岁月的褶皱在此刻看上去让人心痛。

简单的几个字,透着一股让夏以沫不安的情绪,她毫无由来的想起曾经龙尧宸的警告,她微微抿唇,眼底闪过一丝慌乱,顺势去拿牛奶杯子想要掩饰自己的情绪,可是,却没有拿稳,“砰”的一声传来,杯子跌落在桌子上,顿时,牛奶溅洒开来,奶白色的液体将她身上的裙子和龙天霖身上的衬衣都染上了污渍。

“对不起,对不起……”夏以沫慌乱的道歉,急忙抽出纸巾就想给龙天霖擦拭,可是,手才刚刚碰触到,就被龙天霖抓了过去。

一直以来,就知道龙天霖是个危险的人物,可是,这样一个人物,却总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让她每次都是好了伤疤忘记疼,而就在她忘记了疼的时候,他又一脸含笑的狠狠撕裂那个伤疤,让她自己看到伤口是什么样子的,这个男人……他某种程度上来讲,狠戾的程度根本不下于龙尧宸。

夏以沫起身,将包里龙尧宸给她的信用卡等物放下,然后将手机放下……可是,就在放到桌子上的那刻,她却犹豫了。

阿宸:

当从谩骂中生存开始,我学会了伪装,我假装看不懂这个世界,也假装看不透人情冷暖,遇到事情我总会故意的遗忘不好的事情,假装自己可以坚强,可以快乐……可是,当这样的假装在心里堆积成山的时候,赫然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承受能力是有多么弱。

顾浩然手里的笔一滞,微微沉思了下后缓缓靠在了座椅上,金色边框的眼镜下,那一对犀利如鹰的眸子里透着深思,只听他喃喃自语的说道:“是啊,他来应该是出任务的,可是……a市有什么任务会需要出动特殊兵队?”

“……”苏浩先是怔愣了下,随即应了声,“那,需要通知m国那边的人延迟开视频会议吗?”

夏以沫被向晚脸上的笑容感染,刚刚阴郁的心情仿佛也驱散了不少,“我叫夏以沫……”

夏宇瞪着猩红的眼睛看着一脸痞笑的龙天霖,恶狠狠的说道:“你凭什么送我来这里?”

乐乐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好像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难怪爹地和妈咪从来没有一起睡觉过……”

夏以沫下了楼,卧室里的声音已经远了,她到了楼下后,不免回头看了眼,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同样是宠溺,但是,阿风对乐乐是真的溺爱,而龙尧宸,却是引导性的教育,这大概……才是一个父亲会去做的吧?

龙尧宸并不敢有大的动作,怕惊了睡梦中的人,可是,轻触却又让他不甘,他微微蹙眉,舌尖贪婪的轻舔着娇唇,他本来想着一下就好,但是夏以沫身上那淡淡的体香却让他留恋的不舍离开……

他回答:因为你和乐乐,有了苏沐风的重生,因为有苏沐风和乐乐,有了你夏以沫的新人生!

“腾”的一道犀利的眸光就像刀子一样凌厉的滑过冥洛的脸,冥洛猛然住了嘴。他看着龙尧宸那幽深的仿佛千年古井,随时准备吞噬所有的一切的嗜血气息,暗暗吞咽了下,噙着小心的缓缓问道:“我说……你不会做了什么对不起夏以沫的事情,所以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吧?”

“好了,”冥洛打断电话那端的人的欲教育的话,“尽快给我。”

“也许不爱了吧……”苏沐风嘴角勾了抹微不可见的苦涩,他暗暗吸了口气,喉结滚动了下,“走吧,很晚了。”

“嗯?”

“夏以沫是吧?”一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小混混嘴里嚼着槟榔,颠着身子上下打量了圈夏以沫,然后冷嗤的说道:“跟我走!”

“啊——”

**

“你今天宣布消息,霖少是不是知情……”

“为什么爹地要突然去龙岛?”乐乐就像是十万个为什么一样。

“妈咪……”糯糯的声音传来,夏以沫抬头看去,乐乐已经蹭到了她的跟前,就听乐乐鼓着包子脸问道,“妈咪真的要嫁给叔叔吗?”

“这是必须的!”夏以沫扬了眉,一脸的自信。

这个女人爱着宸少,就和宸少当初对她的爱一样的深……

龙尧宸细微的发现了她的变化,淡漠的问道:“发现了什么问题?”

“没有如果!”龙尧宸径自打断了carina的话,虽然他讨厌这个孩子,不希望他的存在,因为,他的存在时刻提醒着他沫沫和苏沐风之间的牵扯,可是,讨厌不代表他会同意让carina做实验。

乐乐小眉头微皱了下,有些不安的动了动,龙尧宸就像触电了一样,急忙缩回了手,等了片刻后,见到乐乐又安静的睡熟,薄唇一侧微不可见的勾了抹不自知的笑意。

“秦枫那边回消息了?!”

“唔”的一声轻哼传来,龙尧宸和夏以沫同时感到腥甜的气息在嘴间蔓延,龙尧宸放开了夏以沫,他的嘴唇上有着一道刺目的牙齿印记,血,正从哪里溢出……

冷冽的眸子黯淡了几分,却也明显的噙了一分怒意的回了简讯:如你所料,没有!

苏沐风没有再问什么,只是说道:“下去我给wing打个招呼就送你回去……嗯?”

呵……

霓虹和马路上交织出来的车灯将夜渲染的梦幻而迷离,夜风徐徐,带着一丝夏夜的清爽。

“小姐,”身后的人讨好的说道,“那个女的已经离开了,我注意了,那样子,伤心的好像就要去死一样。”

“我知道,”小麦说道,“我不会让自己受伤的。而且,你应该清楚,我撑到你来,是没有问题的。”

“吱————”

彭宇阳的反应引起了龙尧宸和刑越的注意,二人缓缓回头看去……

“说对不起有用吗?”冷漠的话溢出龙尧宸的薄唇,他走了上前,在夏以沫面前停下。复杂的眸光包含了爱恨交加,这样纠结的表情夹杂在血腥弥漫的空气下,透着让人没有办法呼吸的压抑,“夏以沫……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个蠢货?!”

龙天霖动作停止的看着夏以沫,方才楼道里的灯光有些暗,他看的不真切,而此刻,她苍白的脸上那隐隐间透着的手指印让他问问沉了眸子。

痛苦轻吟声拉回龙天霖的思绪,他回神大步往前走去,看到护士后,冷冷说道:“安排病房,通知外科的主治医师过来!”

“嗯,疼!”呓语传来,夏以沫昏睡中喘着粗气儿,原本不安的眼帘轻轻颤动着,“疼,嗯,疼!龙尧宸……疼!”

“那个……莫小姐……”店长搓着手,一脸苦逼的说道,“今天的事情……”

淡漠的话传来,莫忻然悬到了嗓子眼儿的心一下子落到了胸膛。她抿了下唇点头,任由着冷冽过来把她打横抱起的往外走去……

庄纯抿着嘴看着冷冽,自嘲一笑,“你是来找我兴师问罪的?”她本就长的清纯,此刻哀戚的样子楚楚可怜的让人怜悯。

“小姐,苏先生来了。”秦枫进了卧室,声音不大不小的说着,他看着夏以沫每每站在窗前发呆,都心情说不出的抑郁。

“咦,你分析的有道理……”夏以沫点着头,很是赞同,但是,转念一想,“那你……”

蓝影疑惑的看着她,而与此同时,阳光打在了她们的侧方的龙天霖的身上……光线投射到沙滩上,印上了一道落寞的影子!

苏沐风就像疯了一样的拉着,眼泪狂肆的溢出紧闭的眼缝,顺着脸颊蜿蜒而下,滴落在了小提琴上……

夏以沫却急的上了前,她之前就留意过了,所有的房间虽然都很干净,可是,空空的,能住的就只有乐乐的房间和龙尧宸的。

颜展翔是谁?

话落,龙尧宸眸底闪过一抹挑衅的傲气,他拉回视线后单手抄在裤兜里,不再理会任何人,就欲往外走去,当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微微停滞了下脚步,俊颜向后侧过,冷冷说道:“虎毒尚且不食子,颜副总统,做人……总是要给自己留点儿后路的。”在颜展翔脸色大变的时候,龙尧宸嗤冷的勾了勾唇,大步流星的追了夏以沫而去……

“小泡沫,”龙天霖看着夏以沫的样子,微微蹙了眉上下扫视着她,声音里噙了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了?”

“噗!”

听到龙天霖这样说,夏以沫渐渐收住了笑容,她眸光轻动,睫羽微微扇动的看着龙天霖,心里莫名的感动滑过……是啊,就算全世界都遗弃了她,至少,在她需要的时候,还有着天霖这样一道阳光牵引着她走出黑暗。

顾浩然双手抄在裤兜里,目光有些沉的看着夏以沫,他温润如玉的脸上并没有泄露他心里过多的情绪,可是,他能够骗别人,却骗不了自己,他爱以沫,从未变过,就算为她做了那么多,就算让她误会自己也无所谓,只要她能够平安就好……

苏沐风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眉眼上挑的说道:“我听说a市的南街小巷有很多好吃的,你陪我去?”

“颜若沫,”颜若曦唤道,“爹地很想你,要不要找个时间看看爹地?”

夏以沫看着恶毒的颜若曦,她有时候会觉得龙尧宸瞎了他妈的狗眼,这样一个从小就恶毒的女人,他爱的死去活来的……

夏以沫含泪的眼睛茫然的看着龙天霖,不明白他怎么会说这个,随即涩然一笑,自嘲的说道:“你认为我现在有心情吗?”

哥,变了!

夏以沫抿唇皱了眉,她微微仰头看着龙尧宸,视线所及,是他刚毅的颚部的线条:“是,我是在担心你,你那样的高高在上,如果被人牵制着,你一定生不如死吧?”眼眶氤氲了一层薄薄的水雾,霓虹下,闪烁着灿烂到迷人心扉的光芒,嘴角噙了嘲讽的笑意,却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还是讽刺龙尧宸,“不过是一顿宵夜的陪伴,我少不了一块肉,不是吗?”

“没事,他们没有人认识你!”龙尧宸淡漠说道。

“行了,”龙天霖微微蹙眉的打断了众人的自荐,“会和谁合作,龙帝国会根据你们的实际情况,市场评价以及你们做出的报告书,今天我不想谈工作!”

“给沫沫送些钱过去……”龙尧宸交代,想了想又说道,“她去买菜,也准备点儿零钱给她!”

龙尧宸没有问xk跟着保护的人夏以沫她们在几楼,难得“好心情”的坐着扶梯竟是一层一层的找着……

“我……那个……不是,殿下……我……”支吾了半天,沈麟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最后索性破罐子破摔,“殿下,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明明放不下莫小姐,又干嘛在这里……装冷……冷,冷漠……”说到最后,他到底气势一下子弱了,声音也变成了蚊子哼哼。

说完,他又继续签着件,“去通知开会。”

“是的,总裁!”

“那别墅那边……”沈麟看着冷冽的背影问道。

莫忻然轻飘飘的话传来,冷冽眸光轻眯了下,眼睛里满是欢喜的光芒。

手术室里传来响动,何医生拉回视线,看见费力走了进来,他一脸平静的将试剂放入盒子的时候,就听费力脸色凝重的说道:“宸少还没有消息吗?”

当夏宇逃出戒毒所,龙潇澈就已经得到了消息,第一时间大张旗鼓的将人手布在学校的同时,通知了保护乐乐的暗影。其实,他可以在夏宇出现在学校的时候就直接将他带走,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做,毕竟这个人是夏以沫的弟弟,也是小宸的小舅子,乐乐的小舅舅,他总希望他最后能悬崖勒马,可惜,一个染上了毒瘾的人,根本已经没有了底线。

夏以沫垂了垂眸,转身又到沙发上坐下,看着对面的男人,她心里拧着有些无法呼吸。抿了抿唇,她拿出手机调出龙天霖的号码拨了出去……

南非,姆普马兰加。

夏以沫洗完澡只是穿着丝缎浴袍,她并不知道龙尧宸回来了,只是抄起大毛巾擦着头发,随后吹干,从包里拿了一叠报纸就躺到床上,柔和不刺眼的灯光打在报纸上,她找到招聘版块,看着上面的招聘信息,拿着笔将能适合自己的都勾勒了起来。她认真的画着,突然眼睛一亮,只见一个足足有别的广告位置五六倍大的板块上写着招聘信息,是一家演奏团招聘三名助理……

兰姨正好端着小笼包出来,这样尴尬的一幕也没有错过,她看着龙尧宸,暗暗一叹将包子放下。

“朋友!”苏沐风回答的很简洁,他转头看向一脸好奇的夏以沫,好似看透她心思的解答道,“他叫乔治,我的……朋友,嗯,因为性格很管家婆,老爱管着我,我叫他苏妈,你也可以这样叫!”

浅浅的探戈:星星眼,好像是大神的女人被人诬陷,事件男不承认,然后……大神怒了!

纪小暖看着系统消息,顾不得再一次炸开锅的世界频道,脑子里只有一件事情……龙城守护饕餮是上次更新的时候出来的,上次更新后就只有这个,官网说要打败饕餮才能开启新地图,奖励丰厚。沈颢也去过几次,甚至组了6人的强悍团,可是最后被整个灭了回来。

嘴角有着不自知的笑意展开……看来,一段时间的冷漠,她还是明白了他对她是什么样的存在。

“好久不见!”冷冽淡然的和议员夫人打着招呼。

寒暄了两句,议员夫人笑着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嗯!”

车在凝住的空气中一路行驶,直到庄园停下,莫忻然也不理冷冽,径自下了车……还没有来得及关上的车门在莫忻然看着庄园的那刻僵楞在原地,她的嘴微微张开,瞳孔渐渐放大……

“嗯!”乔治暗暗一叹,看着去了更衣间的两个人,拿出电话,给服装店拨了电话让送了衣服过来。

起身,他大步出了房间,回卧室取了冰袋给夏以沫敷上,看着夏以沫得到片刻的安逸,他不但没有放心,反而越发的揪心起来。